吃土吃到饱

我是个话唠。

 

最後から二番目の恋 01

除了设定是编剧跟制作人以外,跟那部多拉马没关系,单纯很喜欢这个标题

另外,这是OS,雷的话务必慎重_(:з」∠)_



认识大野智的时候,樱井翔还不是业界知名的金牌制作人。那时候他刚刚大学毕业,怀揣着美好的梦想进了电视台,天天跟在助理导演屁股后头打杂,校对台本到半夜两三点,交上去的企划还一次都没有被采用过,偶尔在讨论会上被要求发言,也是小心翼翼斟酌措辞,看着别人的脸色说话。

 

这样的日子仿佛没个头,樱井也会想,是不是差不多该放弃了。毕业的时候跟同学夸下了海口,说很快你们就能在黄金档番组的staff名单里看到“制作人:樱井翔”了,现在想想,什么时候滚动字幕里能出现“助理导演:樱井翔”就已经很好了。

 

就是在快要放弃的时候,他认识了大野智。

 

那天早上樱井翔提了装满各式咖啡的纸袋子乘电梯去10楼开会,他一手提袋子,另一只胳膊夹着好几个厚厚的资料夹,伸手按楼层按钮,胳膊一松,资料哗啦啦掉了一地。电梯里除他以外还有一个人,那人见状,蹲下身去帮樱井捡资料。

 

“啊,不好意思。”

 

樱井也蹲了下去,他把等下开会要用的资料重新归拢到一起,再抬头的时候,发现对方手里拿了一份刚才掉出来的报纸,登载了求职信息的版面上,被人用红色的记号笔画了几个圈。樱井没来由地觉得尴尬,没等对方把报纸递给他,他就伸过手去拿了回来。对方有点惊讶,看着樱井。

 

“……那个,谢谢。”

 

这时电梯刚好到8楼,对方朝樱井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两人再次见面是在几天之后东京湾的一艘船上,樱井前一天晚上接到任务,说是这次土九的编剧老是玩失踪,本来派去盯人的助理制片突然住院了,让他给顶上。樱井本来就没什么固定的任务,上头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比起呆在电视台里端茶送水搬道具校台本,还不如出来透透气。于是他按照上头给的信箱发了一封邮件过去,自我介绍了一下,并且表示接下去的两三个月还要编剧老师多多关照。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樱井在发了邮件以后没有收到回信,到了凌晨一点,对方突然打电话来,说是让他天一亮就去码头。等他好不容易在六七个闹钟的轰炸下起了个大早,早饭也来不及吃,屁颠屁颠赶到之后,却并没有在约定的地方见到编剧的人影。之后他又连着打了四个电话发了六封邮件,统统没有回音。

 

被耍了。

 

这是樱井的第一反应。当时正是秋意渐浓,他在冷风里等了三个钟头,眼皮直打架,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又怕自己一走开,那个倒霉催的编剧又突然出现。一直到中午十一点多,码头上有一艘船靠岸,一个人影站在船头朝樱井挥了挥手。

 

樱井远远看过去,觉得那人有点眼熟,有点像之前在电梯里帮他捡过东西的那个人。对方示意樱井上船,他登上甲板,发现自己果然没认错,而耍了自己的编剧正蹲在一只收纳箱边上翻找着什么。

 

樱井按捺住想骂人的冲动,深呼吸了一下才开口:“……请问,您电话里不是说,让我七点之前到吗?”

 

对方没回答,继续埋头在收纳箱里找东西,完全没有要理睬樱井的意思。

 

够了。

 

“您这也太过——”“找到了!”

 

编剧从收纳箱里翻出一根火腿肠,一脸兴奋地递给樱井。

 

“……”

 

“在船上就要吃鱼肉火腿肠,喏,等了这么久,你也饿了吧。”

 

“……您是认真的吗?”

 

编剧听了这话fufufu笑了起来:“我可没有要耍你的意思哦,我就是有点好奇,一个准备辞职不干了的实习生对于这行到底是怎么想的。”

 

果然那个时候在电梯里被看到了,画了红色圆圈的求职信息。樱井心底的怒气未消,这下倒是有点不知所措起来。他的确是动了辞职的念头,所以这段时间才会看起求职信息,简历也已经投了几份了,甚至已经和一家公司商量好了面试时间。不过编剧老师又是怎么知道这次电视台派来盯梢的人就是上次在电梯里和他打过照面的实习生?而且突然让别人起个大早跑到码头来等上四个多钟头,再怎么说也太过分了。绝对是在耍人。

 

“啊对了,你还记得的吧,上次我们在电梯里遇到过,”编剧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那个时候我看到你的胸牌了,”他脱掉钓鱼用的手套,伸出手来,“我叫大野智,那么接下来的三个月还请多多指教了,翔君。”

 

 

只看外表,估计没人会想到大野智是个写过好几部高收视剧集的编剧,用樱井翔的话来说,光看这个男人的肤色,会以为他一年四季都活在夏天里,再看这个男人的打扮,T恤短裤加上诡异的荧光绿渔业拖鞋,完全是渔夫的打扮。大野喜欢钓鱼,因此经常把皮肤晒得很黑,不过反正他的工作也不要求肤白貌美,只是海钓这个活动意味着大野时常要在大海上与世隔绝四十几个小时,如果正好碰上要写当季的剧本,那可是要急死制作人。因此,上头才会派人盯着他,防止关键时刻找不到人。

 

樱井在被大野晾在码头四个钟头以后,又被这位名编剧骗上了船,开始了为期十二个钟头的航行。这期间住院了的助理制片给他发了封邮件:

 

“三天以后要交第二集的剧本,别让大野老师出去钓鱼。”

 

你发得太晚了,前辈。

 

大野智一个人在甲板上钓鱼钓得起劲,樱井翔捧着船长做的金枪鱼盖饭坐在一边围观。

 

“翔君你今天可真是出乎我意料。”

 

饿坏了的樱井嘴里塞满食物,他赶紧嚼了几口咽下去。

 

“我还以为你都准备辞职了,今天被我这么一放鸽子,肯定在我回到码头之前就走了。”

 

“……”

 

樱井翔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一生悬命。这是大野智对他最初的印象。哪怕都要辞职了,哪怕再讨厌手头的工作,他还是会一生悬命地去完成。

 

被别人表扬自然是开心的,但这远远不能抵消上午被耍了的怒气,樱井觉得自己大概是在编剧老师面前赚了点印象分,于是他大着胆子回了一句:“因为想试探对方,就能让别人干等四个钟头吗?”

 

大野正在卷鱼线,他回头看了一眼樱井,再一次fufufu地笑了起来:“哎呀哎呀,翔君你不懂吗?为了一个不靠谱的编剧你都能干等上四个钟头,为了一次事业上的机会,稍微等个几年又会有什么损失呢?”

 

认识大野智的时候,樱井翔还不是业界知名的金牌制作人。那时候他刚进电视台时的热情和梦想已经消磨殆尽,差不多要放弃了。大野智跟他说,稍微等一等又未尝不可。他思索了三个月,把电脑里的辞职信给删除了。

 

 

 

大野智对樱井翔的第一印象是一生悬命,而樱井翔对大野智的第一印象就有点复杂了。一方面大野的一句话让樱井改变了本来的想法,另一方面,大野这个人又实在太不靠谱,给樱井不知惹了多少麻烦。

 

那三个月的时间里,每到交稿截止日,樱井就很怕手机响。因为大野喜欢钓鱼的关系,写作时间就被一再压缩,每次都是在死线之前几分钟安全上垒,制作人因为这个骂了樱井好几次,让樱井压力很大。但是跟大野提意见,他又只会呵呵傻笑,一边跟自己打包票说下次不会了,一边又跑去海上进入失联状态。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不靠谱,大野的剧本樱井读过,真的是不给人挑刺的余地。构思巧妙,人物立体,对话也很精妙,全篇基本上没有一句废话。樱井觉得像大野这样的人,估计就是大家所说的天才了。

 

有一天晚上樱井正准备睡觉,接到了天才打来的电话,接起来以后另一头传来一个完全陌生的男声。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是樱井先生吗?”

 

“啊,是的,请问您是……?”

 

对方似乎松了一口气:“太好了……这么晚打扰真是不好意思,我是大野君的朋友,他喝醉了,我们本来想送他回去,不过他一直说要你来接他……”

 

樱井翔一个头两个大。

 

最后他在一家居酒屋接到了喝得烂醉的大野智,后者明明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却能一眼认出他,喊着“翔君~”就摇摇晃晃地跑过来整个人挂在他脖子上。说实话,樱井翔有点尴尬,从他的角度来看,他和大野远没有熟悉到喝醉了要让另一个人来接的程度,而他也不是来给大野智当保姆的。

 

樱井拖着大野回到后者的公寓,一路上醉鬼一直在“翔君翔君”的鬼叫。大野虽然不重,樱井把他在床上安顿好以后还是出了一身汗,他认命地替名编剧脱了外套和鞋袜,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对方的牛仔裤也一起脱掉。他去卫生间找了根毛巾打湿,回到卧室的时候发现醉得不能自理的家伙自己脱了裤子,乖乖躺进了被窝里。

 

又被耍了。

 

“喂,大野老师?”

 

樱井试着叫了一声,床上的人没反应,他吃不准对方是真睡着了还是装睡,只好叹了口气,拿着毛巾往大野的脸上抹了一把。大野抗拒地哼哼了几声,眼睛睁开一条缝,待看清床边上弯腰站着的人以后,又fufufu笑了起来。

 

“哎呀,是翔君啊……”他翻了个身,头抬了抬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嗯,最喜欢了……翔君……”

 

樱井翔两个头四个大。



tbc

  39 6
评论(6)
热度(39)

© 吃土吃到饱 | Powered by LOFTER